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瀚海原创】你要好好的(长篇连载之一:列车上的艳遇)  

2010-12-18 16:13:30|  分类: 长篇:你要好好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瀚海原创】你要好好的(长篇连载之一:列车上的艳遇) - 瀚海中的一滴水 -

 

   一、列车上的艳遇

五一出行的人真他妈的多,海林站人潮涌动。在这样的时节我通常不会选择出行的,但为了抽空回趟老家。

进站之后,人们争先恐后,我好不容易挤上列车,大汗淋漓找到一个空位挤下临时安息一下。

列车已驶出了海林站,忽明忽暗的街灯依稀可见,海林江在夜幕下更显得更加楚楚动人。车内,大部分的人是回家的大学生,他们或高声说笑,或轻声交谈,好一派欢快的景象。列车广播里,放着轻音乐《故乡的原风景》。真感谢列车广播室的精妙编排,使大家的心情顿时舒缓起来。

“啊……”随着一声尖叫,我看到了头顶一只大皮箱顷刻间就要从天而降。一种本能的保护意识——我飞速地伸出双手接住了没放好的箱子,然后用力一顶把它放得稳稳当当。

“谢谢你。”我随意地向旁边斜了一眼。此时,我才发现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子眨巴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满脸堆笑,她正在向我表达谢意哩。

“不用客气。”

这一回我该是有艳福了,心中窃喜。俩人坐的位置,她坐里,我坐外,这一行,想必会有好戏上场。我心情很是激动,却又不知所措。好在她说了“谢谢你”三个字之后,就特别安静地坐在里头,塞着耳机听着音乐,且头一直向着车窗外。我好几次都想鼓起勇气和她搭上话茬,但每当我张口欲言时,总被自己强行克制住。看到她那个密封的样子,我实在不忍心,况且我说话的声音如果太小,那么强度有限的声波不一定能透过那塞得严严实实的耳塞。她是不是有心事呢?我心想。为何满脸疑云,好像被谁欺侮了一样。难道她刚刚失恋或者刚和男朋友吵过架?

  她就坐在旁边,因为隔得太近,我不好意思正面瞧她,于是,我假装听车里的音乐,把头抬得老高。这样的角度刚好可以利用视线的斜角,美美地欣赏一把。她确实很迷人,除了牙齿较黑和脸型较宽之外,几乎再找不到丁点儿缺陷。头发不长,不是那种长发披肩式的传统美女,短头发更显年轻的青春动感;眼睛很美,不是那种人工修剪的美,而是纯天然的清亮神韵之美;额头很亮,亮得像南极的冰川,一看就知道,这是美丽与智慧的完美体现;嘴唇很薄,薄得刚好盖住牙齿,和不大不小有点翘的鼻子组合得天衣无缝……从整体上看,确实美得像达·芬奇画中的蒙娜丽莎。和如此迷人的姑娘同坐一椅如果心跳不加快的话,那简直不正常。我也一样,随着车的晃荡,她温热的身体不时地靠在我的大腿上,不仅仅是心跳加快,那个脸也红得像关公一样。

越是心跳我越是想看她,可越想看她就越不敢看了,我感觉到她已知道有人在全方位多角度地打量着她。她朝我扫了一眼,又回过头去了。这一次,我看得更清楚了,我又注意到一个细节,她的睫毛很长很柔,美得像画的一样。

她依然摆弄着她的手机,在上面编写着什么。火车上很闹,一会儿是售货车的叫卖声,一会儿又是查票人员的吆喝声,一会儿又是旅客们各种各样的嘈杂声。然而,对于她来说,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她,并未感觉到什么不适。她一直埋着头,笔尖在不停地运动着,那对长长的眼睫毛在不停地扇动着火车已经跑了一个多小时,我也就在她身旁傻乎乎地看了一个多小时。

好不容易看到她停下了,此情此景,让我再也静不下心来,我估计我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:“喂,聊聊天好吗?闷得好慌。”

“噢,可以。”说着,她把耳塞取了下来。

“可不可以问你刚才在写什么吗,如果介意的话,你可以拒绝回答。”

“哦,没事的,在写QQ日志。”

“像现在的女孩子能够写点东西的真是少见。”

她脸一红。“你是夸我还是贬我呀。”

“好,不谈这个严肃的话题了,还是轻松一点儿吧!”

“好呀”

“你一个人,不怕人家给拐卖了?”

“是啊,就我一个人,谁卖我,你?”

“当然不是,但你真的不怕我吗?有人传言说坐火车最好不要和陌生男人说话。”

“但就我看来你也不是坏人,起码不是特坏特坏的那一种!”

“当心点,我可是比特坏特坏的那一种还要坏,小心上当喽,小妹妹!”

“呵呵,坏人也长得你这么眉清目秀的吗?请问你在工作呀?”

我连忙把掏出我的名片,这正是展示我的好机会。

“你叫瀚海,文化传媒公司的。”

“有假包换。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你?”

“我叫玲子,海林大学,传媒系新闻专业大三……”

“哇。”我心中暗喜,我庆幸我的公司和这所大学不远,并且以后有很多共同语言。

“啊,学友,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,我也是这个大学毕业的。”说着,我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双手,这算是我们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了。

也许是有着共同爱好的缘故吧,她变得轻松多了,至少是消除了一些骇人的担心。于是,我们开始热烈地交谈起来。

“我是学中文的,平时喜欢胡思乱想。”

“我是学新闻的,和你差不多,但新闻是写实,文学多是虚构……”

“人生何处不相逢,有缘处处会知音,茫茫红尘,潮起潮落,惟有情愫飘无定……”我简直像诗人一般,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她听得如痴如醉,看得出来,她是被我的所谓的才识和见地所深深吸引了。也许是天生好侃的脾性,就算是极悲观的事情,经过我的三寸不烂之舌,那也会徒添几分光彩。

在以下的交谈中,她表现得异常兴奋。听她说话,好似沐浴在三月和煦的阳光下;好似走在通往天堂的大道上;好似欣赏美妙绝伦的轻音乐……真的,一听到那软绵绵的清脆欲滴的又好似山泉一般的声音,我的心陶醉在有着千年神韵的贵州茅台里。

我想玲子该是我今生今世遇到的最优秀的女孩了,她很谦虚,后来的了解确实让我大吃一惊,她是他们系的团支部书记,在学习方面也是一流。可是,看上去,她是那么文静,没有丝毫外露的痕迹,真是让人从骨子里喜欢。

火车在飞速奔跑,两车厢相连的地方时而发出清脆的撞响,每响一下,我的心都要咕咚跳一下,看了看表,离我下车没有多长时间了。

回想和她一起度过的十几个小时:我们一起谈人生,谈事业,谈感情,我们真是无所不谈。古人云: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”,是呀,相逢的时光固然美好,但总免不了别离的时刻。

火车还是在家乡的小站把我给甩了出去。回望着她宛如秋水般晶亮的眼眸,听着那好听得让我心痛的最后一声“再见”,我只好目送着这列可爱的火车向东南方向驶没…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